健康资讯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资讯内容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编辑:咸阳瀚林中医结肠病研究所  时间:2018-11-23

彻悟自身,也许比了解宇宙还困难,毕竟有"身在此山中"的困境。观察手段日益丰富,新的观点不断提出,就算是专业人士也要不断更新知识体系。人体再认识,与您一起回看生命。今天咱们聊聊人体研究热点中的热点,人体元基因组。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 

有俗语说,拴住TA的胃,就拴住了那个人;也有人调侃,说两人太熟知,像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。这些小句子,有科学依据,但不够精准。确切地说是,了解TA的肠,就搞掂整个人;描述太了解对方的想法,应该是像对方肚里的细菌。为什么要这样讲呢?这就要引出咱们的话题,人体元基因组。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 

咱人类的身体,不仅是由自身细胞所构成,还是1000亿个微生物的寄居地,微生物大多存活于消化道,尤其是下消化道,即大肠里,其基因总数是人体基因数量的150倍,这些微生物的全部基因信息就称为人体元基因组。目前,这是人体研究热点中的热点,美国、欧盟、日本等已相继启动研究计划,2015年《自然》与《科学》这两大顶尖学术刊物曾同时发文,呼吁多国联合启动国际微生物组计划,这项工程称为第二人类基因组计划,将对人体所有共生的微生物群落进行测序和分析,最终期望在新药研发、药物毒性控制、个体化用药等方面取得突破。肠道菌群研究的范围十分庞杂,咱们今天集中聊菌群—肠道---大脑轴。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 

咱们先看个实例,说说食欲。食欲的调控,也可用其他领域常提到的遛狗绳现象来比喻。假如食欲是狗,那么调控机制就是拴狗绳。什么时候想吃,什么情况下有美食也没好胃口,是由2种调控机制把握的。一种是大脑中的下丘脑的弓状核等控制,由氨基丁酸神经元和谷氨酸神经元发挥作用的,是激素调节;另一种走孤束核路线,发挥作用的是胆碱能神经元,接收的是肠道迷走神经的信号,这称为肠道调节。激素调节操纵长期的食欲调控,激素分2种,胃饥饿素引起食欲,由胃产生,所谓饥肠辘辘的感觉就是由这类激素发动;瘦素则起抑制食欲作用,告诉您,喂,胃肠受不了,快住嘴。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 

对消化系统与大脑的精细配合研究多了以后,在上世纪的90年代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提出了第二大脑概念,认为咱人类肠道神经系统构成"肠脑";后来,有学者将这个概念更新为肠—脑轴的概念,认为肠道与大脑间可以相互影响,构成了密切联系的信息传递通路;再往后,研究发现肠道微生物与肠—脑轴的运转也密切相关,于是,就有了当前常用的菌—肠—脑轴概念。当时对菌—肠---脑轴的研究,主要是探究肠道菌群如何通过血液循环系统、神经系统或淋巴系统等,再透过血脑屏障影响人的心理和行为。目前已有的研究证据表明,焦虑、抑郁、精神分裂症、自闭症、帕金森病、阿尔茨海默病等这些令大夫们棘手的疾病,都与肠道菌群异常有关。下面咱们来看几个实例。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 

咱们先看个自闭症的例子。自闭症,是由神经系统失调而导致的发育障碍,患者不能进行正常的语言表达和社交活动,常做刻板和重复性的动作和行为。在1998年时就有学者推测肠道的艰难梭菌可诱发自闭症,在动物试验中发现,肠道微生物的代谢产物丙酸,可引起试验鼠的自闭症状;在人类研究中发现,自闭症儿童与健康儿童相比,肠道微生物的多样性降低,其肠道内微生多样性和数量的降低与自闭症程度显著相关。在治疗方面发现,使用万古霉素在短期内对有攻击行为的自闭症有一定疗效;在动物试验中证实,脆弱拟杆菌可改善自闭症小鼠的肠黏膜屏障功能及行为。在帕金森病相关领域,肠道菌群研究很多,有代表性的是,2015年丹麦学者发现,接受过完全迷走神经切断的患者,较少发生帕金森病,这支持了帕金森病起源于肠道并通过迷走神经传播到脑内的学说,在分析了肠道菌群后发现,许多帕金森病患者有小肠细菌过度增殖,肠道菌群数量与运动症状严重程度相关。因此,有学者认为,帕金森病防治的突破口将发生在肠道菌群研究领域。

人体再认识,肠道菌群逆控大脑把握着健康和心情

 

咱们回到那个俗语,拴住肠就搞掂整个人。2016年美国微生物学会年会上,美国东北大学的学者宣布,他们的团队在人体肠道中发现了专以人类脑部的γ-氨酸丁酸GABA为生的细菌。这GABA是哺乳动物中枢神经系统中重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,大约有40%以上的神经突触用GABA传递信号,这就像您家里的某通公司的光纤信号那样。当人体内GABA水平较低的时候,就会产生焦虑、疲倦、抑郁等情绪。肠道里有微生物以GABA为生是啥意思?就是说您的好心情是被肠道里的以GABA为食物的微生物给吃掉啦。这还是小事,有研究已经证实,GABA的降低与老年痴呆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形成有关。看到了吧,您的大脑不是孤独地在战斗,而且,再精明的大脑也玩不过肠道菌群这个大部队,菌多势众。研究也发现,肠道菌群是调节体重的重要因素,特别是微生物产生的某些短链脂肪酸,与多食、肥胖、代谢综合征等存在关联,因此,未来的减肥事业的大方向,不是限制吃多少,而是通过粪便移植恢复肠道菌群的平衡。没错,解铃还须系铃人,恋人不高兴,您体重失常,都不是您的错,是肠道惹的祸,搞掂肠就控住脑,搞掂整个人。

爱谁,就把健康传给谁。